澳门永利赌场

第514章 锦上添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狩癸的铁链用来阻碍那些弟子倒是多少有些效用,但对雪奕山庄的韩沪庄主可没有什么作用——韩沪光是靠着空绝的衍力,自身左右腾挪就已完完全全躲开了那些铁链。

而且韩沪的目标也同样明确,就是冲着狩癸和上官若心而去。

狩癸没有能力阻挡韩沪,纵然是拼尽了自己的全力,也只能是眼看着对方不断地向自己这边靠近。

不过韩沪老庄主的心里并不是真的愿意如此,之前攻定华山,无非是因形势所迫,加之文足羽伤害了他的弟子,他不得不随着大势而行。

但现在文足羽却是在临阵前的关键时刻不告而别。这件事让韩沪老庄主心生疑虑——若真如之前旭峰晨辉所言,御前阁与月疾风勾结叛乱,那么文足羽又怎么会不管定华派的安危,毕竟有定华山跟自己站在一条阵线,他们便是如虎添翼。

要不是韩沪的心有踌躇,凭他的能力早就是栖身上官若心身前,打断了她的衍力,破坏掉了结界。

也正因这犹豫,才给了沈红云和柳雨更多的时间,可以去对付贺霜。

贺霜不断地挥舞着自己的那把折扇,四派的弟子无人感受得到这刺骨的寒风,反而只有定华派的弟子冻得够呛。

狩癸的铁链就算是锁住了人,也会立马就结成冰晶,之后被对方的弟子们轻松破开。

放在往常,这么大量的衍力和范围,已经是贺霜的极限,可现在她还能抽暇去‘照料’另一边的沈红云和柳雨。

不管沈红云和柳雨二人施放衍力去攻击哪里,都会在那股拂过的寒风中实体化——结出冰晶——紧接着便是摔得粉碎。

不过,她的衍力虽然能够很完美地抵御住沈红云、柳雨以及狩癸的衍力,但是她却阻止不了沈红云和柳雨二人一步步向她靠近。

“韩沪庄主!你还在等什么!”时间一长,贺霜也察觉到了韩沪的异样,便冲着韩沪大声喊道。

这一喊,多多少少是将焦点放到了自己身上,这硬是让韩沪庄主不好再耽搁时辰,以及去思虑这所有事情的虚实。

韩沪把心一横,也是懒得再去思索,反正事已至此,倒不如一条路走到黑。

老庄主的眼神变得格外犀利:“贺霜,借寒风一用!”

韩沪的要求对现在的贺霜来说简直易如反掌,话音刚落,寒风就‘支援’而来。韩沪释出衍力,他的衍力不同于其它寻常,无光无色,更似尘埃,借着寒风之势,若不仔细去看,肉眼几乎难以发现。

狩癸自然是没有看见,甚至当尘埃飞至身周,他忽然嗅到一股异常的香味,都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已经中了韩沪的衍力。

片刻之后,狩癸顿觉喉咙发痒,胸口一股暖流压不住地往上涌,紧接着一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喷出。

狩癸立马手脚发软,瘫倒在地,那些铁链也尽是无力地躺在了土中。

可是他的意识还很清晰,已然后知后觉发现是那股气味的问题,再着眼去看,已然见到了藏在寒风中的那些细碎异常的尘埃。

但纵然是看到了、发现了,他现在也无能为力。别说是阻止,就是一张口说话血就止不住地往外涌。

只能眼睁睁见着那让自己吐血、瘫软的尘埃,乘着风飞向了上官若心,并将她给团团围住。

狩癸本来还怀疑是自己眼睛的问题,因为那些分散、颗粒状的尘埃真的仅仅是围住了上官若心,而不是从她身边擦过或附着于其身。

那些颗粒实打实地汇聚到了一起,已经形成了一个显而易见的薄壁。

然而他不知道,这不是韩沪的什么招数。因为现在连韩沪都是一头雾水,他也是没明白为何自己的衍力会成这幅模样——会凝结在了一起。

不容狩癸再去思量,他感觉到自己身体被外力扶了起来,并且以极快地速度飞向了派内。

“你们将狩癸师兄带去养药涧。”

直到此时,狩癸才看见这个说话并且带他离开山门战场的人是谁。

陈隐将狩癸交给了几个小弟子后,便是准备转回前线。

“呜!噗!”

狩癸想要叫住陈隐,可一张口鲜血就又喷涌了出来。

吓得小弟子们大惊失色。

“师兄放心,司徒堂主已经知晓了前山之事,我来时见到有弟子专门负责他的安全,”陈隐明白他的担心,“您就放心待在后山让铜起师兄诊治。”

狩癸因为失血过多,现在脸色已经有些发白,思维也开始有些难以集中。

陈隐见他不能再多耽搁,说完便是冲几个小弟子点点头,立马闪身跃向了山门方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