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一百八十八章 激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石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英俊不凡的男子立于十丈之外。那人手持一柄青色长剑,长剑无锋,却透出一股淡淡的威严,与人一样。

林石看了眼独孤雪剑,后者淡淡道:“他便是原氏年轻一代中第一人,原无忌,号称年轻一代中最有资格和宁川一争长短之人!”

“什么!”林石被独孤雪剑的话一惊,宁川是公认年轻一代第一人,最有资格和宁川一争长短,那便是站在年轻一代中第二位的高手了!

独孤雪剑冷哼一声,丝毫不将原无忌放在眼中,“只可惜对手宁川已突破至终显,而眼前这个所谓的唯一对手却仍在原地踏步!在我看来,是这辈子都别想赶上人家了!”

“这么长时间不见,雪剑看到我首先就是来数落讥讽无忌么?”原无忌神情从容不迫,听到独孤雪剑的冷言冷语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生气。

“我说的是事实,第一与第二的差距有如天壤之别,你这辈子是别想超越了。”独孤雪剑依然冷笑,说话间目光不住盯着原无忌。

虽然她冷言冷语,脸上也没有一个好脸色。但林石总觉得独孤雪剑冰冷的背后有着另一种态度,她对原无忌并非只有冷笑和讥讽。

原无忌只是淡淡扫了林石一眼便收回,目光灼灼看着独孤雪剑,从容不迫道:“宁川的突破确实令我吃惊,不过也在意料之中。我原无忌将他视为对手,只是对自己的一个激励,我的修练之路如何并不会因他而改变。这点雪剑你应该很清楚。”

他的话语中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产生影响。这种自信来源于原氏家族,以及他自身的实力。

宁川已经突破终显,但并没有影响他,他原无忌仍然视宁川为唯一的对手,年轻一代中第二人!

原无忌看向独孤雪剑时,充满柔意,这种目光林石之前从未看到过,更别说是从一个意气风光的年轻强者身上看到了。他可以感觉到原无忌的特殊,仅是几句话便令人产生好感,难以拒绝。

“还记得上一次雪剑陪我踏雪而行,漫步于天山无人之境么?我突然很怀念那段时光,想与雪剑再回味一次。”原无忌转头望向天际边的天山,目光中充满对往事的回忆,温柔如水。

林石已经可以猜出独孤雪剑与他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至少之前是如此。不知为什么,想到这儿便感到有些不快。

他瞥向独孤雪剑,她听闻原无忌的话后明显目光一亮,也触及起了往日记忆,可是很快便又恢复冷淡。

“少在这儿说漂亮话,当我是傻子么?”独孤雪剑并不理会,她很清楚原无忌来的目的,早就在堤防着原氏一脉的人了。“我知道你所为何事,告诉你,他就是清灵宗林石,我这次带他上天山就是要取得他体内本族的无上剑式,谁敢拦我便得问问我手中的雪剑!”

原无忌并不否认,因为这确实是他的目的。

“如果我不来,来的便可能是三位老祖之一了。”他叹了口气,轻声解释道。“家族之命不可违,我原无忌在此保证,只要雪剑你不带他上天山,原氏、独孤两脉依然完好,保持原状,这样岂不好?”

“好的只是你们罢了!”独孤雪剑不想多说,冷冷道:“今日要么你让我们过去,要么便与我生死一战!别无他路!”

她的态度无比决绝,丝毫不留余地。原无忌温和的脸上现出几分为难之色。一边是家族,一边是自己在意之人,实在很难取舍。

“你明知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

“怕伤了我?”独孤雪剑嗤之以鼻,“你们这些所谓的天才只知偏安一隅,不思进取,却不知早已有人追了上来!”她语中带刺,依然是在讥讽原无忌修为无进,在原地踏步。

“你说的有人追了上来,是指他么?”原无忌看向林石,打量一番摇摇头,“我知雪剑你怪我修练不够奋力,但你也很清楚我就是如此一个人,修练一途上无法勉强,到突破之时自会突破。”

“谁清楚你?我独孤雪剑可不清楚!”独孤雪剑冷冰冰,说着移步到林石身旁,一手抓着林石一只手臂环在自己腰间,倒入他怀内。林石已经能够感觉到她整个身子都软软地贴在自己身上。

看到这一幕,原无忌一直温和不变的脸色终于变了,收起了笑容,冷冷地盯着林石。

林石可以很清楚感觉到这两人有着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应该是恋人,现在只不过是恋人之间的互相吵闹而已,独孤雪剑也并非真的完全视原无忌为敌人。想到这儿,他忽然升起几分怒火与不快。独孤雪剑故意与自己亲近,只不过是为了刺激原无忌,叫他难受而已。

独孤雪剑看到原无忌变了脸色,心中满意,刚想离开林石怀中,忽然感到腰间的手如同一只铁钳般牢牢将自己定住了。在她惊讶时,林石已经迅速俯头,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双唇。

“唔——”

独孤雪剑想要挣扎,但哪里还挣得开一心而为的林石。她并不介意和林石亲热,可是无论如何也不希望被原无忌看到。

果然,原无忌脸色大变,锋芒毕露,目光冷冷地盯着林石,充满了刺骨寒意。这才是年轻一代第二人应有的气息!

他终于动怒了!

“好!我便看看雪剑你口中赞赏有加的人是如何惊人!”

他虽未动剑,林石却感觉到一柄利剑已经遥指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恐怖的攻击。原无忌所释放的气息太强了,易寒同为上显,可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独孤雪剑已挣开林石怀抱,嗔怪地瞪了他一眼,怪他太乱来,要亲热也不应该选在这个时候呀!转向原无忌,急道:“有胆便与我一战,否则我只会更加嘲笑你!”

原无忌神情变了又变,最后一声长叹,“罢了!只要他能受我三剑,我便让你们离去!”他本是受家族之命而来,阻止独孤雪剑将林石带回,必要时可出手击杀。但他始终无法对独孤雪剑出手,只好拿林石祭剑。

“不行!林石是不会与你交手的!”独孤雪剑无比坚决,虽然觉得林石特殊,不是普通的中显期修士。可是原无忌更不是易寒之流能够比拟的,已经半只脚迈入一终显,只差最后一步而已!

修为差距如此大,她决不会让林石冒险,若是林石有恙,那他身上的九剑传承便会再次消失,这次将是彻底消失了!

“我来接你三剑!”

谁知林石已主动跨出,与原无忌面对而立,凭借着惊人的肉身,任对方气息如巨石压下,他自岿然不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