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结局/重生之大风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章 大结局

玄乙走上前去,鬼蝶千殒却是突然间两只血色的双眼射出两道红色光芒想要阻止玄乙过来,这一幕看得魏小沫也很是纳闷。玄乙挥手将灵龟甲挡在身前,红光被灵龟甲吸收进去,月色的光芒里夹杂着一丝黑色与血色的光芒,应该是先前吸收了整个京城煞气以及鬼蝶的攻击的缘故。

玄乙越走越近的时候,鬼蝶千殒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就像是蜂鸣放大的无限倍数。整个鬼蝶身子扩大了数百倍,变得足足有一人之高,血色的眼珠子也差不多有一个拳头那么大。

黑色的翅膀将文飞包裹,并不让玄乙撼动分毫,连魏小沫想要近身都不可以。

整个文飞像是一颗蚕茧悬挂在半空中,鬼蝶似乎是想要卷着文飞到别的地方去,却被魏小沫先前设下的九星飞泊阵法困住,想要突破的鬼蝶千殒那两只血色的眼睛看向魏小沫,魏小沫居然看懂了那是想要魏小沫解除阵法放他们出去的意思,但是,文飞……

魏小沫的手微微的抬起。

“不要放走它,不然你的弟弟再也回不来了。”

魏小沫伸出去的手顿住了,茫然的看向玄乙,玄乙手里的灵龟甲光芒大耀,将鬼蝶千殒盖在了甲壳底下,魏小沫看着文飞也被盖在了底下情急的便要凑过身去,却被玄乙后面的话生生的停住了脚步。

“如果你现在去救他,那么他将不再是你的弟弟,只是魏氏血咒的施咒者!”

“什么意思?”魏小沫虽然最看重亲情,却也不是那样不讲理的人。

“魏氏一族的血咒必然已经外泄了,当年的那个施咒者借着鬼蝶千殒残留了魂魄,选择跟在你弟弟身边主要是因为他是一个最好的容器。”

魏小沫大惊,居然还有这么一回事儿,难怪先前文飞排斥玄乙引入龙气的,为的是不让这天然的容器多了一层保障,之后等到占据容器的时候麻烦。

“带他回魏氏祖坟阻止那个人的复活。”

魏小沫看了看文飞,然后又回头看了看孙睿轩,眉眼里全是担忧的神色,孙睿轩自己也知道经过玄乙的一番调息后,基本上也没什么大碍了,“你先过去,我把这边安排一下就赶过去。”

魏小沫点点头,直接跃上了小黑的身上,玄乙也是跟着跃了上去,小九在后面卷着鬼蝶千殒和文飞跟在小黑后面。

“这一次能连魏氏的血咒一起解除吗?”魏小沫又看了一眼玄乙救起来的姬如,“大师与她是故交?”

“是,准确来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多年前她来内地,也就是你爷爷年轻的那个时候,魏明德一向不喜欢你爷爷压他一头,所以便请了那边阴阳家的大司命姬龙,少司命姬如以及黑巫师索图等人一起对付你爷爷。当年你爷爷才华横溢,而且也有些许自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因此才被人废掉了元脉,成为了普通人。”

“我不知道情况,救了当时重伤的少司命姬如,”玄乙转头看了一眼躺着的人,“此后两年一切都很正常,直到我发现姬如一直去一些阴寒煞气的地方去,她的双手渐渐血红,我才知道她是阴阳家的人。”

“这些年我一直追着她跑,却每每到关键时候狠不下心来。”玄乙神色有些遗憾,“我们曾有过一个孩子,是我失手杀掉了。”

“魏氏的血咒突然爆发,还有一个原因是魏明德身上也有施咒者的残魂,他也是容器之一。”

魏小沫听到这话百转千回,“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只怕那个索图也跟着下了很多手脚。”

小黑以最快的速度往湘市天地山庄而去,魏小沫打算接魏老爷子一起过去,毕竟,对于祖坟他算是知道最多的一个。

当魏小沫赶到天地山庄的时候就见一头白发的老人正站在门口翘首看着远方。

“爷爷,你怎么了?”魏小沫大惊,因为她出去的时候魏老爷子还是一头黑发,怎么一回来就全白了呢!

魏老爷子却是笑着,“自然的,倒是你怎么这么慢,我本以为你会很快就回来的。”

“安邦,好久没见了。”玄乙在后面打着招呼。

“你来了,我们就赶紧过去吧,文飞那小子是等不及了。”

魏小沫看着跟以往不同的魏老爷子,心里面惴惴不安,生怕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一行人到了魏氏祠堂后直接踏了进去,原先魏小沫留下来的九星飞泊阵还镇压着煞气,魏氏祖坟的地方一片浓黑。

玄乙的灵龟甲玄空而起,与此同时鬼蝶包裹着文飞往浓雾里掠了过去。

“准备好了吗?”玄乙没有回头对着前方问着。

魏老爷子这个时候却是淡笑着往前走了几步,“准备好了。”

“好,开始吧。”

魏老爷子一步一步的走进了浓雾之中,魏小沫的眼皮不断地跳着,这感觉就像是老爷子不会再回来一样。

当玄龟甲的光芒大射的时候,魏老爷子吐出了几口精血喷洒在了地面上,随后玄乙虚空画着什么,那些精血便如活动的一样绕着魏老爷子转着圈圈。

“等等,你们要干什么?”魏小沫神色紧张地问道。

玄乙的声音也显得沧桑,“魏氏血咒只有用魏氏血脉来解,这是唯一的一劳永逸的办法。”

魏小沫听懂了这句话,也就是魏老爷子要以身祭祀,这怎么可以!

但这个时候却是来不及了,魏老爷子身上的血从毛孔里渗了出来加入了那些奇怪圈圈的行列里,老爷子整个都萎缩了一些,看上去就像是被榨干了一层。

阵法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魏小沫却是怎么都不能允许魏老爷子死在自己的眼前的!整个人的眼睛又通红了起来,额间的莲花印记显现出来分外的妖娆。

一身血衣与之前的九幽一样,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个时候的魏小沫与九幽有着九分的相似。

九幽现,万鬼臣服!

一声声凄厉的鬼嚎从魏氏祖坟里窜了出来,玄乙也是在这强大的威压下面噗了一口血,这孩子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啊,都到了这个关头老爷子的性命很有可能就不保了,而阵法被破坏,血咒自然也是不能解除了。

魏小沫却是不管这些,直接奔到老爷子的身边,那地上的鲜血像是被牵引一样,重新的回到了老爷子的体内,老爷子闷哼了两声,动了动。

魏小沫将老爷子与玄乙放在一起,而后腾起半空中,手里结着结印,将整个祖坟的区域全罩了起来,里面那些无数的煞气组成的影子全都匍匐在地,俯首称臣。

魏小沫眼里却是没有任何的表情,一滴血泪从眼角滑落沿着脸颊滴了下去,紧接着一滴又一滴的鲜血漂浮在空中,“破,散”

所有的血滴散化成雾,所有阴煞的地方接触到了这种雾气伴随哀叫之后便恢复清明,最后,所有的祖坟归于平静,魏小沫也是摇晃了几下身躯,她已经超越极限很多了。

与此同时,香港魏明德坐在餐桌上噗出了一大口血,然后双眼瞪大的趴在了桌子上,边上的家人探他鼻息的时候才发现魏明德暴毙了,送到医院也是没救了。

魏小沫张开双手去接下了鬼蝶消散后落下来的魏文飞,而后走到了魏老爷子那边,将文飞放了下来。虽然她强制的抢下了魏老爷子,但魏老爷子终究大限到了,也没两日可活。

魏小沫强制的祭出血玉环,而后布出了九宫二十八星宿续命阵,将魏老爷子悬浮于阵中心。

天空中乌云密布,倾盆大雨急下,电闪雷鸣全都朝着这边劈了过来。

魏小沫一身红衫站立在中间纹丝不动的催动着续命阵,集天地之威于此,阵法启动,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玄乙都觉得自己被雨淋得站不稳的时候,阵法这才突然爆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魏老爷子睁开了眼,一头白发恢复成了花白。

当孙睿轩赶过来的时候,恰好看到那一道窈窕的身影从空中急落而下。

全身都僵硬了,发了疯似的往前冲了过去,将魏小沫接了下来,她抬起头暖暖的一笑,“师兄……轩……”

孙睿轩颤抖着手将九转回生珠拿了出来,药香飘散,而后九个洞口里的佛祖影响射到空中

绕着孙睿轩与魏小沫,最后九道光影汇聚到了魏小沫的心口消失不见,那枚黑色的小珠子也不见了。

这是九转回生珠最大的功效,就是直接续命,但从此以后九转回生珠将不会存在于世上,因为它已经融入了魏小沫的体内。

魏小沫陷入了沉睡的这段时间里,孙睿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守在她的身边,魏老爷子也是揪心不已,他一个糟老头子去了就去了,犯不着让着丫头拿命来换呀!

所有的人一致性的都开始将矛头对准了害过魏小沫的人,袁家在孙睿轩的强势攻击下真的灭族了,而欧阳家族被魏小沫所有的商业上的朋友以及梅花帮的关系网困住,再加上孙睿轩领导的药王集团出手直接的逼上了绝路,魏薇跳楼自杀,香港赌王家的事情孙睿轩也替魏小沫帮他们化解了,魏小沫欠下的孙睿轩还了,伤害过魏小沫的,孙睿轩全都杀了。

魏小沫躺在床上没有任何的反应,她的房间里永远都不缺人,整整两年的时间每天都是满的。

这一天魏小沫的生日,所有的人都过来给她过生日,孙睿轩坐在窗前吻着她的额头,“小沫,该起来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还有,孩子也在等着我们。”

孙睿轩伸手去在魏小沫略显凸起的肚子上轻轻地抚了抚,魏小沫沉睡之后,他却意外发现了她怀孕了,但因为母体机能的沉睡,导致孩子也成长的很缓慢,硬是两年了还只像一般足月大的样子,这个孩子是他跟魏小沫的,所以他很珍惜,很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小沫,我们都来看你了。”曼妮说着话走了进来,身后的林亚赶紧的跟上去扶着她,“医生说了头三个月要注意点的,你怎么就还是改不了呢。”

“我就是这样,反正你现在也退不了货了。”曼妮还是那个老样子。

墨翟拿着火画扇身后跟着西凉,西凉挽着他的胳膊,“小沫,我们大家都很好,你也赶快醒过来吧,你看把你师兄都熬成什么样子了。”

墨翟也是沉沉的看着躺着的魏小沫,想起两年前的她,跟现在对比更是觉得世事无常,伸出手去拍了拍孙睿轩的肩膀,对于他,墨翟输给他输的心服。

“都说了别跟着我!”公输炎不耐烦的吼着。

文小央却硬是牵着他的手,她现在可是得到了公输老爷子认可的,“爷爷说了,让我你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没有人看到躺着的魏小沫的嘴角扯了扯,直到当有人推过来蛋糕,孙睿轩牵着她的手替她吹掉的时候,魏小沫的手才动了动。

孙睿轩惊喜的转过身去,抚摸着魏小沫的脸。

魏小沫却是有些恍惚,她记得她是去旅游,然后买了一枚古戒指,之后一直不舒服昏睡着,医生也查不出是什么原因,只是现在感觉到有人在摸着她的脸颊,那手心的温度暖暖的,不由自主的往上蹭了蹭,然后睁开了眼睛。

当看着那一屋子人惊喜的看着她的时候,魏小沫却是呆了,“你们是谁?”

所有的人全都静止了,就连呼吸都不敢出声了,曼妮还是那忍不住的性子,“小沫,你不记得我们了?”

魏小沫一愣,这个女人认识她?

魏小沫下意识的坐起身来,孙睿轩上前去扶,魏小沫却是顿了顿,然后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熟悉,便由着他扶了起来,当她看到自己挺起来的肚子时,惊恐的说道:“怎么回事?医生,我肚子怎么会变得这么大?”

魏小沫要崩溃了,要知道她都二十八岁了还没谈过朋友,怎么可能会怀上孩子!

满下巴胡渣的孙睿轩眼里黯然,“你真的不记得了?”

魏小沫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她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整个人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嘴巴像是不受控制一样的脱口而出,“师兄,轩……”

“你记起来了!”孙睿轩欣喜地上前就要抱住魏小沫。

魏小沫却是伸手挡住了他,“不好意思,可能我有点混乱,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你昏睡了两年。”孙睿轩看着她不像是假装的样子,迟疑的从一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红本本,“这是我们在长辈的允许下去扯得结婚证,我们是夫妻。”

魏小沫脑袋里炸开了花,当她接过红本本的时候看的清清楚楚的,那的确是她跟他没错,可是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真的是失忆了!

“小沫,失忆了不要紧,我们会帮你慢慢的找回来的。”西凉走过去拉住魏小沫的手。

魏小沫看了看这一圈人,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当真是哭笑不得了。

她这一辈子的愿望就是一觉醒来有车有房有疼她的老公有可爱的儿子,眼下不就正是她的梦想实现了吗。

孙睿轩却是坚定地握着她的手,她如果想不起来,那么他就重新开始让她认识他、接纳他,这一辈子他都不会放手。

突然魏小沫的肚子一阵抽痛,她抓紧了孙睿轩的手,“肚子……肚子疼……”

“哎呀,不会是要生了吧,孙少,你这可真是双喜临门了……”

一干人等被赶出了房间,西凉和孙睿轩两个医生呆在里面,最后,一声嘹亮的啼哭声传了出来,西凉笑开了花似得跑了出来,“是个大胖小子!”

孙睿轩抱着儿子坐在床边逗弄着,魏小沫虽然还没有想起那些事,但也感觉他们就是真正的一家,幸福的一家人。

孙少的苦逼日子来临了吧,小沫子失去记忆成为了重生前的她==但会慢慢想起来这一世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